华尔森集团总裁假古董骗贷

2011-09-06 09:56:17 来源:看看新闻网

  

资料图片:“金缕玉衣”

  一套领导班子,成立了十几家公司,账面繁荣假象的背后,是从银行骗走贷款6亿多。华尔森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谢根荣,一审被认定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目前此案二审正在进行中。除了富豪的身份外,谢根荣还是位“古玩收藏家”。他托人自制的“金缕玉衣”被包括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等专家鉴定价值24亿。
  “就是为用钱方便,向外洗出大量的现金。”曾在华尔森集团担任执行总裁的郎某道破玄机。
  伪造555份合同骗银行6个亿

  1960年出生在浙江湖州的谢根荣,案发前担任北京原燕山华尔森实业集团法定代表人,华尔森集团(未进行工商注册登记)董事局主席兼总裁。
  据原来的部下称,华尔森集团下有十几家公司,基本上都是一套人马,混在一起办公,根本分不清楚是哪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谢根荣,大事小事都是谢根荣一个人说了算”。
  据法院一审审理查明,2000年9月,谢根荣以“东华金座”房地产项目,伪造555份房贷合同,从北京建行的5家支行,骗取贷款6.6亿余元。
 
 领行长看“玉衣”显示实力
  据建行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原支行行长颜林壮称,2002年,他发现“东华金座”项目有问题,于是就和副行长赵峰找到谢根荣谈。
  当时,谢根荣提供了事先准备好的虚假企业财务报表等材料,使颜林壮等人认为华尔森集团是一个很有实力的企业。
  据称,谢根荣还领着颜林壮等人参观“根荣陈列馆”。他指着一件“金缕玉衣”对颜林壮说:“全世界只有两件,专家已经做过鉴定,市场估价24亿。”
  随后,谢根荣还出示了有5位国内顶级古董鉴定专家签字的评估报告。
  最终,两名银行高层做出了个错误的决定———发放企业贷款盘活“东华金座”项目。后经法院查明累积金额达4.5亿余元。
  直到后来审计署在审计建设银行[4.53 -0.88% 股吧 研报]北京市分行时发现问题,2008年3月,谢根荣、颜林壮等人被抓,至案发尚有5.4亿余元贷款未能归还。
  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随后谢根荣上诉,目前此案二审正在进行中。
  - 揭秘
  
专家“光看不上手”估价24亿
  据谢根荣的哥哥称,从1998年开始,谢根荣用华尔森公司的钱收集古玩。古玩大部分都是从南浔镇的江南一条街买的,大部分都是赝品,买古董的钱入公司账,入账的价格都是谢根荣定的。
  “他给我玉片,我串成玉衣”
  因为都从事收藏,谢根荣与北京中博雅文物鉴定中心主任牛福忠结识。
  据牛福忠称,谢根荣有两件玉衣古董(一件“绿玉衣”,一件“白玉衣”),但实际上都是他用谢根荣给的玉衣片自己串出来的,“并不值多少钱”。
  顶级专家隔着玻璃估价24亿
  后来,谢根荣坚持让牛福忠找专家鉴定评估。
  牛福忠称,他找了王文祥(中国收藏家协会原秘书长),王文祥又找了杨伯达(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富绪(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原主任教授)等人。
  据媒体报道,杨伯达承认当时就在装“金缕玉衣”的玻璃柜子外,“走了一趟看了看”。他说,如果是鉴定故宫博物院里的文物,肯定不能光看,必须要“上手”。
  5位专家给这件“金缕玉衣”写了个文字说明,出了一个评估价:24亿。据悉,谢根荣给了专家几十万的评估费。
  “买古董是为向外大量洗钱”
  曾在华尔森集团担任执行总裁的郎某认为,公司出钱买谢根荣收集的古玩,为了让谢根荣用钱方便,“买了一些文物,用意就是向外洗出大量的现金”。其实那些文物不值多少钱,谢根荣对外号称这些文物一共值几十个亿,“一些懂道的朋友看完后都说不真”。

 

  - 对话
  昨晚,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伯达电话未能接通,其他参与的专家基本都已年过八旬,其中曾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史树青2007年已经过世。记者联系到当年鉴定的专家杨富绪。
  “不是没法驳,是没考虑驳”
  新京报:为什么隔着玻璃罩鉴定?
  杨富绪:说明那东西很宝贵,两个人如果长期在一起上班,20年、50年,隔着800米就能认出来,玉器也一样,在眼前一晃就能感觉出来,这不是故弄玄虚,而是客观事实。
  新京报:规范的鉴定程序是怎样?当时怎么得出24亿的结论的?
  杨富绪:一般是由正规的鉴定单位做出有说服力的报告,然后评审组给出评价,这次“评估组里有名人”,史老(史树青)、杨老(杨伯达)都在,当然要先听听他们的意见。
  新京报:是谁说的24亿?有没有人反驳?
  杨富绪:如果史老说了24亿,会有人说是23吗?你想想。不是没法驳,而是没考虑驳……面子呗……不是说谁过世了就把责任推给他。黄金有价玉无价,不像买条裤子那么容易下结论。再说谁说是假的?现在谁能给这件(金缕玉衣)做定论了吗?
  新京报:鉴定是有偿的?
  杨富绪:到现在我还没见过鉴定没有报酬的,但那次是我参加鉴品以来最高的(不透露具体数额)。
  “现在这么说,是因人死了”
  对于多名当时鉴定的专家,都以“史老在场,说了24亿不好驳”为由,将责任推到已去世的史树青身上。昨日,史树青的遗孀夏玫云持不同意见。
  新京报:参与鉴定的专家说,当时收了过万的鉴定费。
  夏玫云:史老晚年经常被邀请出去做鉴定、开会等,如果没有具体的时间、地点我真的记不起来。
  新京报:其他专家都说当时是听史老的,所以才定了24亿。
  夏玫云:这是他们现在这么说,因为他(史树青)死了,我更关心他们是在什么情况下鉴定的,到底是这个(金缕玉衣)是假的,还是玉片是真的,但是是自己串起来的。
  新京报:史老有没有可能看走眼,存在鉴定错误的时候?
  夏玫云:鉴定是一个科学认识、逐渐认识的过程,谁也不可能没有走眼的时候,十年前根据当时掌握的文献和技术认为是真的,十年后可能又会有新的认识。
  - 追访
  钓鱼台租房一年数百万独自办公用 
  谢根荣供述,最初是靠房地产起家,2003年前后资金链断裂只能靠借房贷为生,“这么多年主要就是东华金座和草岚子卖点钱,没别的收入”。
  谢根荣的副手证实,华尔森集团从成立开始,一直都是靠银行贷款生存的,基本上是负债经营,通过借贷来维持公司的运转,贷款的资金成本是非常高的。
  个贷资金到公司账上以后,除了一少部分用于工程和支付融资的费用外,其余的大部分被谢根荣用于偿还他个人以前的债务、乱投资和他个人挥霍占有。
  为了突显身价,谢根荣在钓鱼台国宾馆租了一套房子办公,每年要好几百万的租金,就他一个人在那里办公;在官园买了两套房子,价值300多万,在贡院六号有一套房子,值1000万。
  谢根荣承认,贷款得来的钱,基本都用于了投资和个人消费。他自称有三辆奔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装修华尔森宾馆用了2000万,招待费有三四千万。
  1996年至今,其在钓鱼台花了3000万元的租房费,在钓鱼台吃饭花了3000多万。
  此外给各地各单位的赞助约1千万;给西什库大街修路花了两个多亿;其个人购买高尔夫俱乐部会籍花了100多万;其买古玩花了1个多亿……
  此外,谢根荣还被部下指到澳门赌博输了不少钱,同时到处乱投资,“有密云机场的一个项目,还有他老家一个什么药厂,都没做成,后来都亏了”。

 

  - 观察家
  中国文物鉴定界的泰山北斗卷入骗贷案,动摇的是整个文物鉴定以及收藏行业的公信。一个行业如果被“大师”们搞砸了,千万别给后人说“祖师爷没赏你这碗饭吃”。
  据报道,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等5名顶级鉴定专家,为一公司老总自制的“金缕玉衣”、“银缕玉衣”开出24个亿的天价评估,老总据此骗贷10亿。
  据说专家们拿了几万的评估费,可评估过程好像有点儿戏———他们连“金缕玉衣”的玻璃罩子都没打开,只围着玻璃柜子看了会就做出了判断。
  就社会影响而言,中国文物鉴定界的泰山北斗卷入骗贷案,动摇的是整个文物鉴定以及收藏行业的公信,这不能不让人发问,中国民间收藏还有多少鉴定是真的?
  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可谓如雷贯耳的名字。盛名之下,有几人会相信,其做出的鉴定不是秉持专业精神,而只是“隔着玻璃观花”?杨伯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已故大师史树青的身上。如果事实如此,那么史树青有责任,但是,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真相究竟又是什么?
  或许,如杨伯达等人并未想到,自己的一个草率鉴定居然会牵扯到“骗贷”数亿元的案件。然而,毫无争议的是,他们的行为违背了基本的学术与科学精神。他们在拿到“出场费”的时候,或许根本没有想到,如此不负责任的鉴定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文物鉴定界泰山北斗也如此不堪,那么,断送的恐怕只是整个行业的声誉。
  其实鉴定和评估是两个业务,鉴定决定的是真假,评估师在此基础上估价。这些本来是做鉴定的专家,似乎也没给出一个估价的标准和算法,就凭一两个人随口提出的价格就给出评估价,本身就越了界。
  而且,国内的文物艺术品鉴定行业的习惯性做法弊端多多,之前艺术品拍卖市场好几件价格过千万、过亿的作品都引起过争论。中国传统的文物艺术品鉴定靠的是专家学者们的学识、眼光和经验,至今还是主流,而更加客观的鉴定方法———比如碳14测年法、成分分析法和热释光测年法等———却很难推广开来。
  这和收藏市场的生态有紧密关系。因为多年来收藏市场容纳了大量的赝品仿品,已经收藏这类东西的人和进行中介业务的拍卖公司、经纪人都不愿意多花钱走这个程序,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利用种种模糊空间出售来历不明的作品,获得超额收益。
  在此情况下,对艺术品鉴定进行某种规范或许就成为必然的选择———比如,至少可以规定,鉴定专家应该对自己的鉴定结果负责,如果他无法肯定,也要在鉴定报告上声明此报告不得作为所谓向银行质押、贷款的凭证之类。
  对鉴定专家们来说,也需要更谨慎和职业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因为这牵涉到巨大的利益纠葛,说不定哪天自己会因此成为被告。当然,一个行业如果被“大师”们搞砸了,千万别给后人说“祖师爷没赏你这碗饭吃”。(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