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十年祭: 新保守主义之死

2011-09-05 15:54:40 来源:看看新闻网

  911事件之后,新保守主义认为基地恐怖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外交政策的威胁,认为这个威胁可与纳粹德国以及苏联想比拟。但911十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新保守主义已死。是什么终结了新保守主义,反恐的未来在哪里?
  911十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一些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因911事件而闻名的新保守主义已死。证据无处不在。在巴基斯坦,奥巴马政府刚刚已经杀死了基地组织的二号人物,Atiyah Abd al-Rahman。这是对基地组织的一个重大打击。而国防部长 Leon Panetta也表示,基地的失败已经“触手可及”。911事件之后,新保守主义认为基地恐怖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外交政策的威胁,认为这个威胁可与纳粹德国以及苏联想比拟。并且新保守主义坚持认为打败这个威胁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军事力量再造中东。

 

  今天,相反的是,越来越为明显的一件事情就是德国法西斯主义以及苏联社会主义真正的继承者不是基地组织。而是中国的极权资本主义。基地组织的集权主义赶跑了绝大部分的穆斯林。而中国的极权资本主义是自1930年代以来第一个能够挑战,民主才是最能促进共同繁荣的政治体系,这一理念的意识形态。并且,就在基地组织变成无关紧要的事情的时候,因为那些保守主义者嘲笑过的政策,新保守主义正在加速走向死亡。
  奥巴马政府当前摧毁基地组织的办法,不是通过再造阿富汗这一看起来愈发牵强的计划,而是通过情报合作以及无人飞机。而中东发生或者是更为民主化的政治变革的原因,只是因为年轻的穆斯林们受过了腐败与独裁,而不是因为第四步兵团所做的任何事情。而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福山将自己和他与之分道扬镳的新保守主义者做了比较。福山因鼓吹“历史终结论”而闻名,因为他认为民主将是唯一的意识形态。福山称自己的“马克思主义者”:因为他认为民主会因能够满足人类的最深层次的需求而有机传播。相反,新保守主义者是“列宁主义者”:他们认为美国的军事力量需要推动历史去进步。今天,结论出来了。新保守主义错了,福山才是对的。
  但是想领会新保守主义的死亡,我们不需要看中东。只要看看共和党的总统初选就可以。没有一个主要的竞选者以新保守主义的理念去攻击奥巴马。没有人把焦点放在奥巴马从伊拉克的撤军、从阿富汗撤出的时间表或者是他拒绝轰炸伊朗这些事情上。Ron Paul,一位真正有着连贯外交政策的共和党候选人,正在攻击奥巴马行事太过新保守主义。其他的候选人则根本没有进行连贯的批评,因为他们知道即使他们应该称呼奥巴马为调解人,他们也知道,就算是共和党的选民都对新保守主义者关于应该继续在中东进行战争这一日程安排并不买账。
  后911时代的新保守主义依赖于公众接近无限的支持。而套用Walter Russell Mead的话,新保守主义者自911以后就控制了美国的外交政策的方向盘,但他们之所以能跑得这么远是因为911给引擎增压了。这个引擎就是美国公众愿意在全球流血出钱的意愿。现在这个引擎正在嗤嗤作响。绝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现在美国在阿富汗为之捍卫的东西,不再值得美国人流血。(尽管因为缺乏草稿,他们没有走上街头这么说。)在而现在绝大多数美国人也认为他们无法再负担起这场战争。这是对的。
  后911时代的新保守主义拒绝限制。而现在这些限制已经痛苦地成为了美国政治辩论的核心,美国领导世界不再是一个正确的愿景。尽管没人能够肯定谁会代替美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至少一些右派分子会记得曾经有段时间,比起现在,新保守主义者意味着极端。在1997年,早期新保守主义者的“教父”Irving Kristol曾经预言,“总有一天,美国人民会被这个国家已经成为帝国主义国家这个事实而惊醒。尽管公众意见和他们的政治传统敌视帝国主义。”而现在,看起来美国人民正在觉醒。当他们觉醒的时候,新保守主义者要想生存下来的希望,就是去重新学习上一带新保守主义者学到的东西:既然美国的资源永远都是有限的,它的野心也必须如是。

关键字阅读

热点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