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大师生因动物实验染怪病

2011-09-03 11:36:46 来源:看看新闻网

  “关节疼痛以致行动不便,全身乏力、多汗,最严重的时候生活不能自理,这便是我这几个月来的真实写照。”诉说这种症状的,并非是一位八旬老者,而是一名20岁出头的年轻人王永杰(化名)。
  王永杰是东北农业大学应用技术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本应在新学期成为大四学生的他,却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准备考研、毕业、找工作,而是同时忍受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
  这一切,都源于王永杰患上了一种名为布鲁氏菌病的乙类传染病。“我与其他26名同学便是在那几次动物实验的课程中,因为学校的过失,感染了此病。”王永杰说。
  28名师生因实验课感染乙类传染病
  2010年12月19日下午,东北农业大学应用技术学院畜禽生产教育0801班30名学生在动物医学学院实验室进行“羊活体解剖学实验”,对于这些20来岁的男孩女孩来说,这样的课程是他们学习生活的一部分。
  “学校的实验室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样干净整洁,反而是有些杂乱,甚至我感觉有些不卫生。我们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开始的实验。”王永杰说。
  针对试验用羊的解剖不久就完成了,王永杰和他的同学又如以往一样回到了普通的校园生活,可谁知,这一次看似寻常的课程,却把他们带向了无尽的深渊。
  “没有看出异常,当时谁也没有感觉到异常,非常平静。”0801班未感染布鲁氏菌病的一名同学告诉记者,他说,这期间,他只注意到有一位姓王的同学一直在发烧。
  这种平静之下,却蕴藏着危机。
  2011年1月,临近寒假,王永杰却不轻松,因为他已经连续高烧很多天了。由于是冬天,感冒发烧也属正常,所以他没有警觉。经过吃药、打针等治疗后,他终于有些好转,却总觉得不是那么舒服。
  春节转眼即过,2011年3月,王永杰再次回到学校时,发现与他症状一样的同学有好几个。“开学时,一位姓王的同学被其母亲背到了学校,那时我才知道,他与我症状很相似,不同的是,他因为关节疼痛已无法行走。”王永杰说。
  王永杰注意到,过了没几天,班上有几名同学消失在了课堂之上。
  紧接着,学生中就出现了传言,称动物医学学院的同学因为做羊活体实验而得上了一种浑身无力的怪病,已经确诊为布鲁氏菌病。听到这个消息,0801班的同学顿时傻眼了:他们班也做过此类实验,班上那些同学的奇怪症状难道是……
  传言很快得到了验证,据多名被感染学生回忆,校方很快便组织0801班集体进行检查,最终发现,全班30人中共有16人感染布鲁氏菌病。这还不是最后的数字,因为做过此类实验的,并非只有0801班。学生们称,经过一段时间的检查后,最终查出,共5个班级28人被感染布鲁氏菌病,其中包括27名学生、1名老师,感染者被送至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总医院接受治疗。

 


  患病学生感叹:十数年寒窗苦,一病全作废
  什么是布鲁氏菌病?
  自从确诊为布鲁氏菌病后,王永杰一直想要知道答案,“一开始并不了解此种病,就也没把它看得太严重。”
  但当查到布鲁氏菌病属于乙类传染病时,王永杰被眼前的文字吓到了:“原来布鲁氏菌病是与甲型H1N1流感、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艾滋病、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炭疽病等20余种‘大名鼎鼎’的传染病并列的乙类传染病!”
  王永杰说:“我们在医院打听到,布鲁氏菌病还可引起长期发热、多汗、关节痛、肝脾肿大、早衰及不孕不育等多系统疾病,更让我们惊恐的是,此病有可能久治不愈。”
  对此,北京地坛医院的传染病防治专家告诉记者,布鲁氏菌病危害较大,而且这些年越来越多,“此种病为人畜共患病,以畜传染人为主,人传人的实例很少见到。最主要的途径是接触性传播,其他途径包括饮食、接触患病动物皮毛。急性的病人会发高烧,关节痛,出汗,这是普遍的比较典型的症状。另外,有一些病人有很多非典型的症状,如肌肉痛。此病菌可以侵犯中枢神经系统,以及引起脑膜炎等并发症,侵蚀骨骼,引起骨骼损伤,甚至让患者丧失劳动能力。”
  对于治愈时间,这位专家告诉记者,“临床上多久可以治愈,现在掌握的时间不太一样,有的医生治一两个月,有的两三个月,甚至半年也有。至于怎样才算完全治愈,永远不再复发就可以了。”
  王永杰告诉记者,他们本来对治愈此病也满怀信心,但在医院进行了3个疗程的治疗后,反而愈加担心起来。
  “在医院里,我们认识了不少同样患有此病的患者,他们有的人在患病后十年,还到医院做巩固治疗,有的人因并发症不得不再次住进医院,这让我们非常担心。”王永杰说,“而且在治疗期间,我们很多人每天早上醒了,都不敢动。”
  “为什么不敢动?”记者问。
  “因为疼,各处疼,尤其是腰疼难耐。特别是下雨阴天,有时候,我们这儿的男生都是哭着面对下雨阴天的。”王永杰回答。    “经过治疗,我们中间有的人病情出现好转,但有人加重。有的同学说出现精索静脉曲张、髋关节积液、股骨头坏死前兆等症状,这让我们信心大失。”王永杰回答。
  但最让学生们受打击的,并非是身体上的痛苦。

 


  “布鲁氏菌病还属于《职业病范围和职业病患者处理办法》规定的乙类职业病。我们查过法律法规,我们专业涉及到的许多行业对布鲁氏菌病患者都有着严格的限制。如果能完全治愈也就罢了,但我们看到的、感觉到的,不少都是不能完全治愈的信息。如果我们有人不能完全治愈,那这专业、这书,真是白读了。”王永杰说,“我们很多人都感叹,十数年寒窗苦,一病全作废。”
  因上课染病,谁来负责
  其实,在同学们的抱怨之外,面对27名学生和1名教师被感染布鲁氏菌病的事实,东北农业大学并未装聋作哑,而是很快展开了调查。
  “今年6月的时候,学校将此次事件的《调查报告》交到了被感染学生手中。”王永杰说。
  在这份《调查报告》上,记者看到,患病学生参与实验使用的4只实验山羊,全部来源于一家名为青喜的养殖场。实验动物购买时,采购人均未按《黑龙江省实验动物管理条例》,要求养殖场出具有关检疫合格证明,实验前,指导教师也未按以上规定对其进行现场检疫。记者查阅原国家科委1988年发布施行的《实验动物管理条例》,也发现了类似的条款。
  《调查报告》中显示,鉴于布病感染的机理,同时根据患病人员均参加了以上4只山羊为实验动物的相关实验,断定未经检验的这4只山羊带有布鲁氏菌。此外,导致此次感染的原因还有:“在指导学生实验过程中,未能切实按照标准的试验规范,严格要求学生遵守操作章程,进行有效防护”,以及实验动物管理失职、监督不到位。
  “后来我们拿到的黑龙江省教育厅《对东北农大布病处置的复查及指导意见》中,也确定此次事故是校方的责任。”王永杰说。
  在这份加盖黑龙江省教育厅公章的《指导意见》上,记者看到,“根据吉炳轩书记、王宪魁省长、程幼东副省长的有关批示精神及省信访办的要求,现就东北农大布病事故处置提出如下指导意见……通过对学生走访和现场实地调查,专家组认定该事故是一起因学校相关责任人在实验教学中违反有关规定造成的重大教学责任事故,学校对事故承担全部责任。”
  对于事故责任人,《调查报告》中写明,免去郑世民动物医学学院院长职务,免去魏萍动物医学学院党总支书记职务等。中国青年报记者验证,郑世民与魏萍确已不再担任原职务。
  此外,《调查报告》中还提到,校方表示愿意承担治疗的全部费用,并“将根据患病学生三个疗程结束后的治疗结果,充分听取患病学生与家长的意见诉求,尽快拿出赔偿等善后问题的解决方案。”
  但在赔偿善后方面,校方却与一些被感染学生发生了争执。
  尽管在校方提供的善后协议书中有校方承担后期检查治疗费用、推荐工作、现金补偿等条款,但一些被感染学生依旧有自己的顾虑。
  “我们查过教材《实用临床布鲁氏菌病》后发现,这种病有一定几率转入慢性期。我们现在承担的风险太大,一句‘你病了我治’、‘你残了我赔’,让我们难以甘心。至于‘你找工作我推荐’这一条,如果让我们继续从事本专业的相关工作,我们真怕了,但若是找其他工作,我们能否胜任,也是一个未知数。最重要的是,现在学校领导认这些协议,那么,许多年后我们真有人旧病复发的话,那时的校领导还认不认?我们的担心实在是太多了。”王永杰说。
  9月2日,记者致电东北农业大学多个部门试图采访此事,但截稿前并未得到回复。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