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在即 “小候鸟”往回飞

2011-08-29 14:02:14 来源:看看新闻网

到了暑假尾巴,对好多广州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来说,只担心完成暑期作业,不能再睡懒觉,不能再泡电视,但于那些在家乡读书的外来工子弟而言,这一开学,就是漫长的分别。

 

 



广州开往重庆的火车月台上,只有6岁的小女儿谢美玲在父亲谢明中脸上深深一吻,小小年纪的美玲知道和爸爸这一别就要等到寒假才能相见。谢明中在东莞石龙当私人司机,一干就是五个年头,每年只能趁孩子放假由妻子携儿带女来广东聚聚,于是每年两次的团圆对他来说弥足珍贵。“广州的变化很大,但我没几个钱,也没那么多时间带他们好好走走。”谢明中心里像是一直背负着欠子女的债。“只去了动物园,至于北京路、上下九、花城广场之类的都没去过。一晃眼一个月过去了,孩子又得回重庆乡郊上课,这么大的城市也没好好看一下。”谢明中瞥了一眼妻子的神情,就没再说下去。

 

 



每年的这个时候,广州火车站可见许多“小候鸟”的身影,哭的哭,即使是笑的,也会被火车的鸣笛催得苍白。分别的故事不止老谢一家,来自湖南衡阳的蒋娟在火车站广场安慰着想爸爸的女儿江未丹。离乡别井打工七年,蒋娟原本和丈夫在中山市的服装厂当水洗工人,这次为了能给孩子放一个团圆假,她特地辞掉工作,跑回老家接孩子到中山见爸爸。工作与重逢之间,蒋娟轻易地作出了选择,“在外面赚钱不还是为了小孩?不就是一份工嘛,没了可以再找,最怕的是孩子对我们陌生了,他们没有理由比别的孩子少了父爱和母爱!”短短一个来月的家庭生活,丈夫又请假又调班,挤出了所有能挤的时间陪孩子,就是为了和子女能多看一眼,多聊一句。蒋娟欣慰地说:“中山的公园虽没有广州的热闹好玩,但孩子们都好开心,因为爸爸妈妈都在。”

 

 

 


张博从河南驻马店来广州外企做管理,在他身旁,除了行李,还有儿子张宇航摸着3岁妹妹张雨梦的头,这天雨梦一直哭鼻子,此前去番禺长隆欢乐世界和天后宫游玩的“豪华”旅程似乎不太奏效。张博说:“陪孩子的时间还是太少了,虽然千山万水将他们接来身边,可为了生活,班还是要上的。为什么不能给我们外来的打工一族也安排个暑假呢?哪怕是两周、一周也好啊。”为难的廿四孝父亲不得不抱怨:“孩子还这么小,分开太久会认不出爹妈的!”

“小候鸟”的童年注定是零碎的,如今每逢假期,社会各界都会组织各类活动,关心进城的农村儿童,但毕竟僧多粥少,能参加活动的孩子还是少数,大多数的“小候鸟”仍处于一个监管真空状态。夏末的汽笛声还在拉响,一列列火车载走的是对完整一个家的眷恋,但愿他们行李中藏着的回忆能维持到下一次放假。

 

关键字阅读开学学生

热点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