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班孩子扔纸飞机求救

2011-08-23 10:17:14 来源:看看新闻网

22日11时15分,看门的男子和老师清点人数准备放学

    铁门拦住了检查人员,也挡住了孩子们离开的通道。但是纸飞机长有“翅膀”,它从7楼飞下来传递着孩子们的心声。
  值班人员“补习班”已持续一个暑假
    这个奥数班在交大电脑城7号楼的7楼。从北门口进去,电梯只能上到6楼,还需要走一层楼梯。
  8月22日上午10时许,记者通过楼梯上到5楼时,看到楼道铺着一个凉席,一名红衣男子坐在上面,警惕地看着经过的人。6楼和7楼之间的楼道间被焊接了一个铁门,门口没有任何门牌或标志。门本来是开着的,有人上楼后,红衣男子迅速将门锁上,然后下楼继续坐在凉席上面。据6楼一单位的值班人员讲,7楼是一个补习班,每天上午和下午,都有很多学生从楼道上到7楼,已经持续一个暑假了。
    记者询问红衣男子这里是不是在上课,男子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却有孩子们的吵闹声从楼道传了下来。

 

  路人气愤地说“该死的奥数”

  记者下楼和教育局进行联系。在等待教育局工作人员前来时,有纸飞机从楼上扔了下来,短短几分钟时间就扔下来了4个纸飞机。纸飞机落在地上,落在广告牌上。记者捡起来一看,这是一张中小学生数学作业纸,上面用油笔歪歪扭扭地写着几行字:7楼在上奥数,请救救我们可怜的孩子。
    这纸飞机也让过往的市民张先生捡到了,他也是位学生家长,看到上面的字后,这位家长眼圈都红了,他把纸飞机打开又小心地折好,气愤地说:“该死的奥数!”
    上午10时40分许,碑林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赶到交大电脑城。检查人员上到6楼后,任凭在铁门口如何呼唤都没有人来开门。之前在楼道凉席上坐着的红衣男子还在,让其给联系负责人时,男子也是反复推诿,一会儿说不知道,一会儿又说负责人电话停机,就是不给联系。
  孩子老师让藏黑房子躲检查
    等待持续到11时许,楼下传来孩子们的吵闹声。检查人员迅速下楼,发现孩子们背着书包从南边5楼的通道里跑出来。通道是南北向的,检查人员一边疏导孩子们,一边从北边走到南边,上到7楼楼梯口,还是铁门把门,怎么叫门都没人应声。
  下到1楼,因为还没到放学的时间,孩子们只好从一个小门进到交大的校园。据一名学生讲,他们上的班叫“敏学堂”,大约有50名学生,都是5年级的,的确是在上奥数,那些纸飞机也是他们折好扔下来的,“我们不想上奥数,但是家长硬是让上,没办法,只好求救了。”还有学生说,这个学校的老师姓唐,平时收费很高,折纸飞机的本子都是强制要求在班里购买的,“有时候有陌生人来了,老师就让我们到一间黑房子里躲避着,十几分钟都不让出来,害怕得很。今天是听到有人检查,就想了想办法,扔了纸飞机。”
  家长不要只是发现一处查处一处
  孩子们在校园里等待家长,也有老师过来照看孩子,但是却让孩子们在校园里四处走动,躲避着检查人员。
  有家长陆续过来接孩子,一位家长说:“今年的学费翻了几番,以前是六七百元,现在20节课费用是1400元,也太黑了。我们也想这些奥数班被取缔,但是期待教育部门出台行之有效的办法,而不要只是发现一处查处一处,这样,苦的只是孩子和家长。”
  碑林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说,这个“敏学堂”未进行注册,是个黑班,他们会密切关注这个奥数黑班。
  该负责人说:“记者采访奥数班遭围攻,是因为触碰到了奥数班开办者的核心利益。”客观地讲,现在有些人很紧张,都在关心此前报道的要揭露黑幕、公布送礼名单的奥数班负责人到底是谁,什么时间会公布送礼名单。据他了解,奥数班现在已有六成以上停课。

 

  记者说话

  谁能救这些无奈的孩子
  记者下楼和教育局进行联系。在等待教育局工作人员前来时,有纸飞机从楼上扔了下来,短短几分钟时间就扔下来了4个纸飞机。纸飞机落在地上,落在广告牌上。记者捡起来一看,这是一张中小学生数学作业纸,上面用油笔歪歪扭扭地写着几行字:7楼在上奥数,请救救我们可怜的孩子。
  夏天过去了,2011年暑假也即将结束。  
  这本是个孩子们盼望已久的假期,他们都曾制定了快乐的计划:去北京登长城,去山东看海,看完全套的《哈利波特》,好好玩一玩游戏……
  但是在假期都快结束的时候,很多孩子并未能按照计划去度过,而是从梦想的五彩颜色换成了一种颜色,那就是上奥数课。
  于是他们每天早起背着沉重的书包去上奥数课。晚上不能休息,除了暑假作业之外还有奥数题目。他们还要不断地根据奥数班的要求一个暑假要换好几个上课地点,遇到检查要东躲西藏,还被老师藏进黑房子。
  孩子们可怜。他们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过暑假,无法享受正常的童年。
  家长们无奈。他们必须交纳一次比一次高昂的学费,他们必须容忍奥数班很多无理要求一次次陪着孩子们转移上课地点。
  本报的报道也持续了一个多月了,其间,我们遭受了个别家长的抨击和不理解,遭到了奥数班的阻挠,但也获得了很多家长的支持,这些支持,也让我们一直能坚持报道。
  昨日,孩子们用以求救的纸飞机,使一些路过的家长很难过,也很无奈。面对孩子和家长的无奈,我们只想问问,究竟谁能让这些孩子和家长解脱?在教育体制未能根本转化之前,除了教育职能部门,恐怕再也没有别的了。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