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曲靖铬污染事件

2011-08-16 08:53:58 来源:看看新闻网

曲靖市副市长陈军称明年底完成全部铬渣处理

  9月4日下午,曲靖市政府就南盘江铬污染事件处置举行新闻通报会。当地市政府、环保局、工信委、卫生局、公安局、陆良县、麒麟区的相关负责人进行情况通报并回答记者提问。曲靖市副市长陈军称2012年底完成铬渣无害化处理,并表示不会以牺牲环境代价换取增长。
  2012年底前完成14.84万吨铬渣无害化处理
  曲靖市副市长陈军先对污染事件给珠江流域的民众造成的心理担忧和社会不良影响表示歉意,称目前对铬渣非法倾倒点持续开展监测、清理和取样化验,对被污染的土壤进行修复;对南盘江水质持续开展监测,严格执行日监测、日上报和日公布制度;对堆存铬渣的处理,目前已经按照铬渣渣场管理及处置方案要求,采取高围墙、全覆盖、防渗漏等防范措施做好密闭式封存,已加高了围墙,石棉瓦覆盖已完成,防渗漏采取帷幕灌浆处理,9月10前可完成;并通过加快铬渣二期无害化处理工程建设进度,同时,采用干法高温还原烧结冶炼工艺技术,将游离铬还原为单质铬,组织市域内钢铁企业参与铬渣综合利用,确保2011年底前完成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产生的新铬渣无害化处理,2012年底前完成南盘江边堆存的14.84万吨铬渣无害化处理,并做好堆渣点的土壤修复工作。
  5人被捕3人取保候审
  在进行污染处置工作的同时,纪检监察部门及公检法等部门迅速介入,依法开展调查取证及事件查处。截至目前,此案共有8人因涉嫌污染环境罪先后被麒麟公安分局采取强制措施,其中,承运人刘某、吴某,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职工王某、副总经理左某、贵州省兴义市三力燃料有限公司经理袁某等5人被依法逮捕;富源古龙煤业代某、退休工人张某、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汤某被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纪检监察机关正在开展对铬渣非法倾倒致污事件的责任调查,待调查结束,将依纪依法对有关责任人给予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涉嫌违法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同时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调查处理结果。
  存在监管失察问题
  陈军称,曲靖作为云南省的工业基地,特别是重化工基地、有色金属基地,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压力较大,监管责任较重。非法倾倒铬渣致污事件的发生虽属偶然,但仍暴露出了部分企业主体责任严重缺位、监管部门监管失察等问题,未能正确处理好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在信息公开方面,污染预警应急体系不够健全,未能及时公告发布各级各类环境质量状况,公众的环境参与权、知情权有待进一步提高。
  曲靖市环保部门在实际操作中没有监督好企业严格执行《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管理办法》有关规定,从而致使不法承运人有机可乘,导致这次事件的发生。说明环保部门在监管过程中确实存在监管不到位的地方,情节恶劣,后果严重,教训深刻。
  陈军表示,事件发生后,曲靖市及时启动应急预案,连续三昼夜开展紧急处置,事件基本得到妥善处理,事态基本得到控制。事件处理过程中主观上没有隐瞒不报的故意,认为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主要水体污染,就没有及时向公众发布信息,暴露出政府处理突发事件经验不足、工作不细致的缺点,这是工作中的失误并深表歉意。
  地方供港蔬菜和饮用水未检出铬
  通报材料显示,曲靖备案的供港蔬菜基地有曲靖绿联高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乐颐果蔬曲靖有限公司、堂生蔬菜专业合作社、陆良田园食品有限公司四户,根据农业部《蔬菜中有机磷和氨基甲酸脂类农药残留量快速检测》要求,绿联、乐颐、堂生三户经农业部农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昆明)检测,截至目前,所有法定检测项目未发现异常;田园食品有限公司经云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技术中心检测合格,未检出铬。对曲靖主城区三个自来水厂、麒麟区越州、三宝两镇和陆良的饮用水实行跟踪检测结果表明,符合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和卫生部联合发布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规定的水质标准。
  无证据证明村民患癌与铬渣堆放有必然关系
  曲靖市卫生局局长唐锐表示,为进一步明确受铬渣影响村子的人口死亡率有无异常、恶性肿瘤是否高发,卫生部门对兴隆村三年来人口死亡情况进行进村入户方式回顾性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如下:2002-2010年间经县级以上医院诊断为恶性肿瘤的病人14人,死亡11人;2008年1月1日到2010年12月31日,恶性肿瘤发病2例,平均患病率1.88∕万,低于全市的平均水平。
  同时,卫生部门对另一个受污染的村子小百户镇小百户村委会也进行了对照调查分析,发现恶性肿瘤发病4例。2008、2009、2010年人口死亡率分别为:8.5‰、9.2‰、10.3‰;死因顺位排序为,心脑血管系统37人,占41.0%;恶性肿瘤17人,占19.0%;呼吸系统15人,占16.2%;意外伤害13人,占13.9%;消化系统3人,占2.9%;其他类别6人,占7.0%。对比分析结果表明,该村人口死亡率与本镇其他村无显著性差异,这一结果表示,无证据证明村民患癌与铬渣堆放有直接联系。
  唐锐称,曲靖陆良卫生部门联系上持有33例癌症村民名单的记者,按名单进行入户核实,发现其中10人为确诊(已在卫生部门的14例名单之中),另外15例为肺结核或糖尿病其他疾病,5人无法提供资料,3人查不到人,并非如网上说的33人全为癌症患者。
  南盘江水质监测未现过六价铬超标
  曲靖市环保局通报材料表示,局监测站于8月17日制定了后续跟踪监测方案,分别对南盘江10个断面开展日监测和周监测,对南盘江曲靖市出境段和陆良化工有限公司现有堆渣场附近可能受污染的水体进行日监测。8月12日至今,南盘江除铬渣堆场边局部河段出现六价铬部分时段略有超标外,其余河段六价铬均达到GB3838-2002《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Ⅱ类标准。
  铬渣场附近河段由于今年特大干旱,河水基本断流,加之江边长期堆存的铬渣以及在铬渣堆场进行打桩、灌浆等防渗施工过程中挤压后少量渗滤液流入南盘江中,导致该河段部分时段出现六价铬超标;但目前已对灌浆水进行了收集和处置。同时对南盘江边的铬渣堆正在采取防渗处置。从9月1日至9月3日最近三天的监测情况看,南盘江铬渣堆场下游200米至天生桥出境段,六价铬均达到GB3838-2002《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Ⅱ类标准。
  南盘江曲靖境内段现有1个国控、5个省控和1个市控监测断面,由曲靖市环境监测站按环保部和省环保厅要求开展每月1次的例行监测。近年来,南盘江例行监测断面均未出现过六价铬超标。
  对于官方公布的水质监测结果为什么与绿色环保组织的调查结果差异很大的记者提问,曲靖市环保局局长杨树先表示,双方取样的时间、地点和水流都不同,因此产生差异。
  曲靖作为珠江上游地区坚持“生态立市”
  陈军称,珠江是曲靖和全流域各族人民共同的母亲河,作为珠江上游地区,一向坚持“生态立市、循环发展”的方针,注重以发展无污染、少污染、清洁生产和清洁工艺项目为选择方向。从2008年开始,就开展了“保护母亲河我们共同的责任”为主题的珠江论坛活动,先后投入治理资金近11亿元,使流域水质得到明显改善。投入大量资金,完成了各县(市)区污水处理厂、垃圾填埋场建设,并确保正常运行。
  针对环保部宣布各级环境保护部门暂停受理、审批曲靖市的所有工业建设项目环境影响,陈军表示,要正确处理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的关系,绝不会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一地的暂时增长,绝不做寅吃卯粮、竭泽而渔、断子孙生路的傻事。要变教训为经验,迅速、妥善解决堆存铬渣历史遗留问题,全力解决重金属污染隐患,争取早日“解禁”。(来源:云南网)

相关报道:云南曲靖称明年底前处理完铬渣

 

  据云南省曲靖市公安局23日通报,随着对“非法倾倒铬渣”案件的进一步侦查,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左某、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 司职工王某及贵州省兴义市三力燃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某三人因涉嫌犯罪,已被麒麟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目前,全案的侦办工作正在深入进行中。
  两个多月前,与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签订协议的两名承运人先后共将本要运往贵州的5000余吨剧毒铬渣非法倾倒在曲靖市麒麟区农村的路边 和山坡上。目前,事件造成倾倒地附近农村77头牲畜死亡,对农田的污染状况还需进一步评估。两名承运人在事后已被依法刑拘,而在该化工企业,仍有大量铬渣 堆存南盘江边。
  日前,曲靖市政府通报,曲靖市长办公会专题研究铬渣非法倾倒致污事件后续工作,要求在全市开展一次拉网式排查,彻底查清危险物资、危险资源的分布情况,纪检监察部门及时查清有关监管部门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行为,司法机关对有关工作提前介入。

相关报道云南陆良化工副总经理等3人因铬渣事件被捕

 

 

  近日媒体报道“云南曲靖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5000多吨工业废料铬渣非法倾倒污染珠江源南盘江”引发关注。13日晚间,曲靖市发布新闻通报对此做出正面回应,承认“铬渣污染事件”。图为8月14日,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位于化工厂最近的兴隆村是远近闻名的“死亡村”,据村民说,该村每年至少有6至7人死于癌症。患肺癌晚期的王建有依照偏方每天要生吃50多只臭虫来缓解病痛。(来源:网易新闻)

【相关报道】铬渣污染 11人患癌症去世         铬渣堆存江边至少已10年以上
 

 

  引发事件的帖子称:云南曲靖有5000吨铬渣倒入水库,致使水库致命六价铬超标2000倍。事后云南将30万立方米受污染水,铺设管道排入珠江源头南盘江。而曲靖官方则称,经过调查,不存在铬渣直接倾倒进南盘江和水库的情况。8月14日,由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组成的专家组来到曲靖铬废料非法倾倒点进行取样调查,以判定南盘江水系是否被污染。图为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的铬渣堆放场。

 

  8月14日,记者来到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对“铬渣污染事件”进行了采访时,获得了另一个消息:在该化工厂后门一个露天铬渣堆放处堆放有28.84万吨铬渣,这个堆放处距南盘江只有一条土路之隔。而如此庞大数量的铬渣堆,不论是搬运或者是处理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图为化工厂内处理铬渣后的污水。

 

  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左国荣告诉记者,这个露天堆放点堆放的铬渣共有28.84万吨,是前任经营者在1989年至2003年间累积遗留下的。以前的处理方式主要是在底下铺好防渗层,再在铬渣堆上盖上一层土。现在他们正在对堆放点进行拦护墙加高工程和防雨工程。8月14日,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化工厂内堆放成山的铬渣堆。

 

  记者在现场看到,露天堆放点堆放着两座山高的铬渣,其中一座铬渣山已被挖开,一群工人正忙着盖石棉瓦房,人工给铬渣山制作雨衣。旁边的一座铬渣山则依然保留原状,铬渣堆上覆盖有一层厚厚的红土,并种有不少桉树。图为8工人为脚下的这28万多吨铬渣“盖房”,这些铬渣紧邻珠江上游的南盘江。

 

  8月14日,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工人为脚下的这28万多吨铬渣“盖房”,这些铬渣紧邻珠江上游的南盘江。

 

  8月14日,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工厂边的南盘江水呈墨黑色。

 

  8月14日,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被非法堆放铬渣的地方土壤变灰白,植物枯黄。

【相关报道】云南铬污染瞒报事件回顾
 

关键字阅读污染铬超标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