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地产商投1.2亿养猪

2011-08-01 14:16:27 来源:看看新闻网

  

    猪舍墙体、屋顶和养猪设备全套从美国引进新进猪食由高级技术总监吃过才给猪吃。
    近三十年来,我国出现了6次猪肉价格大幅波动的“猪周期”,今年肉价再次创下近年新高,广东生猪出场价格最高达到20.4元/千克。飞涨的猪价吸引网易、中粮等各路资本纷纷进入养猪业。
    在广州,具有房地产企业美林基业背景的天生卫康也掷1.2亿元,建起一座管理水平全国领先的大型养猪场。
    国家对养猪行业的积极扶持态度,吸引了不少大鳄的目光。2008年夏天,外界传言高盛、德意志银行分别介入中国养猪业。在新一轮猪肉涨价前后,网易、四川新希望、北京顺鑫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等相继介入,宣布砸钱养猪,中粮集团投资150亿在天津、江苏、湖北建立的三个百万头生猪养殖基地项目近期也已基本完成。
    所生产的生猪
    已经出栏上市
    令人关注的是,自身并非养猪业大市的广州也崛起了一家以“高科技”养猪闻名全国的大型养猪场。蛰伏三年之后,具有房地产企业美林基业背景的天生卫康,所生产的生猪已经出栏上市。
    记者了解到,天生卫康食品有限公司由董事长刘远德投资1.2亿兴建,据称其猪舍建设采用美国全封闭现代化养猪场的建造模式,猪舍墙体、屋顶和养猪设备全套从美国引进,公司管理全面美国化,甚至连每批新进的饲料,都要由高级技术总监Lee Hartmann亲自品尝过才提供给猪只食用。
    打造豪华猪舍
    全天视频监控
    Lee Hartmann年薪高达百万,除了他,刘远德还高薪聘请了6名美国专家提供技术支持。在刘远德的“豪华猪舍”外,记者想入内一窥究竟也很困难,出于防疫等方面的要求,只能通过监控视频掌握其中的一举一动。
    2008年投资兴建养猪场时,猪肉价格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曾经从事过屠宰行业的刘远德敏锐地发现此时进入养猪业,是难得的好机会。
    对于为何从房地产业抽身而出进入养猪业,刘远德并不愿多谈,但他表示,目前房地产行业受到政策调控,相反养猪业则是政府鼓励发展的行业,对于事关老百姓一日三餐的行业,他很看好行情。
    天生卫康目前在花都的养殖基地生猪设计年出栏量达10万头,该公司还计划建设4个同等规模的养猪场,届时年总出栏量将可达50万头,如果按如今每头利润200元计算,年利润可以达到1亿元。
    补贴难解肉价大起大落?
    有经济专家认为,最近一轮猪肉猛涨表明,资本,尤其外资的确扮演了重要角色,因为他们全面了解国内猪肉市场结构,还有几乎全部市场信息,所以他们随时可以决定国内猪肉价格的走势,甚至可以对抗政府对市场价格的调控。
    有业界人士指出,国内外资本近年来大举进入中国养猪业,他们在肉价低的时候可以得到政府补贴,而在肉价上涨的时候则大发其财。
    北京思睿博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树韦认为,光从鼓励养殖出发的补贴,解决不了生猪价格大起大落的问题,“猪价那么高,为何还要补贴养殖户呢?”

 

    恶性循环
    每次肉价下跌
    农户就杀母猪
    在从化市太平镇,养殖户叶镜林和他哥哥经营着一个小型的养猪场,母猪、小猪和快要出栏的成品肉猪,如果按照现在炙手可热的肉价来看,全都是白花花的银子,但叶镜林对这些看得很淡,他深信自己早就看破了猪价起起落落的“传统”。
    农户建议
    肉价高时补贴消费者
    “养猪补贴出发点是好,可是是否收效值得思考。”叶镜林认为,每次补贴一给,都会诱使很多原本暂离养猪行业的散户再次踊跃入市。养殖规模一扩张,猪肉价格马上应声下跌,这个时候又会再次出现宰杀母猪、肉价急降的似曾相识的场景。
    “贱莫扔,高莫追”,叶镜林对记者说,“这是以前的老行家教的道理,我个人能够坚持,其他人很难说。”他认为,政府与其将钱补贴给养殖户,还不如在像现在肉价高企时补贴给消费者。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生猪生产和价格在1985年、1988年、1994年、1997年、2004年和2007年经历过6次明显波动,其价格年环比增长超过30%,其中有3次大的波动,环比增长超过了50%。近年来每次肉价起伏,都引起国家高度重视,多次出手调控。本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对养殖户(场)按每头能繁母猪100元的标准给予补贴,但养殖户对补贴却似乎有点“不领情”。
    养殖户代表
    反对“能繁母猪补贴”
    全国人大代表“稳定物价”专题调研组在前往江门市调研时,也有养殖户代表对能繁母猪补贴提出了反对意见:“不好,因为这样一来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养猪,然后就是价格的再度下降。”江门市农业局局长张景卓也提出,对母猪的临时补贴,会给养殖户一个错误信号,为了获得补贴,就会有更多的养殖户增产,这就为下一次大降价埋下了隐患,从而出现涨价后就发补贴—降价取消补贴—涨价发补贴的恶性循环。他建议,政府应该从稳定整体市场的角度加大规划和扶持,加大补贴用于改善生产条件、基础设施和技术改造升级。
    “母猪要1万元一头,每只补贴100元哪能解决问题,只是有一些利益,就有人惦记。”广东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莫棣华认为,要解决肉价大起大落,关键不是补贴,而是提高养猪业的管理水平,“注意不滥用药物,保持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减少猪病,这样才能避免存栏量起起落落带来的价格起伏问题。”

(来源:人民网天津视窗)

关键字阅读养猪肉价天生卫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