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恩称普京是性侵案策划者

2011-07-26 19:33:20 来源:看看新闻网


卡恩(左)与普京(右)

  从卡恩被美国警察拖下飞机到现在,已两个月了。在此期间,卡恩的名字从未离开过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经历了被控、拘留、听证、拒保、软禁、出庭等一番折腾之后,卡恩终于在7月1日获免保释放,可在美国境内自由行动。
  然而,就在卡恩获释的前一天,前法国财长拉加德已经宣誓就任IMF新任总裁,这让IMF的大门彻底对卡恩宣告关闭。
  保释之后,外界普遍认为,纽约法庭8月1日重新开庭时将正式宣布拉恩无罪,整部惊心大戏也将谢幕。但这部戏究竟有没有幕后导演?如果有,会是谁?这似乎成为本年度最具悬念的话题。在这场“猜猜看”游戏中,萨科齐、普京和奥巴马都成了热门答案人选。
  萨科齐铲除“隐患”?
  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顾问、经济学家阿塔利在事发当天就发表观点,认为卡恩有可能是无辜的,并指出卡恩出事时下榻的索菲特酒店属于法国企业,因此卡恩可能是一场法国政治操纵的受害者。
  俗话说得好,“枪打出头鸟”。如果幕后的推手真的来自法国内部,那怪只怪卡恩此前太锋芒毕露,特别是在总统大选中,让现任总统萨科齐感到了巨大威胁。
  正如法国《世界报》所认为的,卡恩一直坚信自己运气非常好,但正是这种自信,令他有时行为太冒险,易招致各种猜疑陷害。
  从时间点上来说,如果想要排除掉这个总统候选竞争者,卡恩出事真的是“恰逢其时”。5月14日卡恩被捕,按照美国冗繁的司法程序,卡恩基本不可能赶上7月13日社会党内总统候选人初选报名的截止时间。如今卡恩的听证会被安排在7月18日,也就是说,如果总统初选截止时间不推迟,他将必然与2012大选擦肩而过。
  在今年5月性侵案发之前,作为法国社会党代表的卡恩一直在法国民意调查中遥遥领先,势不可挡,支持率高于现任总统萨科齐。

 

  美国设的局?
  让我们再来回忆一下5月14日当天的情景:纽约警方冲上了还有10分钟就要起飞去往巴黎的法航航班,毫不犹豫地将这位叱咤风云的政坛大腕带下了飞机。
  美国人处理此事时超凡高效的速度不禁让人心生疑云。
  事情要从长期走低的美元说起。
  IMF本月发布的数据也显示,美元在各国央行所持储备中的比重在继续逐年降低。此外,据瑞士银行一份调查显示,大多数投资机构都认为美元在25年后将不再是储备货币。
  无数迹象都暗示着,美元在全球的地位岌岌可危。那么,谁将取而代之?
  在瑞士银行的调查中,多数投资机构认为“特别提款权”(SDR)最有可能取代美元成为全球储备货币。雄心勃勃的卡恩本人也一心想将SDR做大做强,让IMF成为世界的“最后贷款人”。
  SDR是IMF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也叫“纸黄金(1611.40,-0.80,-0.05%)”,它看不见摸不着,只是一种账面资产。刚开始创设时,它是以美元计价的,后来美元多次贬值之后,现在SDR对应的是一篮子货币,其中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SDR利率是这些货币3个月的加权平均利率,每周变换一次,现在1美元大概相当于0.63个SDR。
  由于SDR近年来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美元在其中权重如何,成为了美国十分关心的问题。
  然而,在卡恩的领导期间,美元在SDR中的地位每况愈下。去年年底,IMF在对SDR的例行五年期审查中对货币篮子权重进行了调整,其中美元和日元的权重均有下降。美元的权重由2005年审查确定的44%下降至41.9%。
  同时,在G20峰会上,卡恩还和各国代表就“是否建立新的SDR”聊得热火朝天。2月14日,卡恩还亲自发出提议,建议将人民币等新兴国家货币加入SDR,并表示这将有利于全球货币系统的稳定性。
  卡恩多年来对美元的“冷酷无情”让他在美国人那里失去了好感。按照俄罗斯总理普京的观点,美国人正是利用卡恩对SDR的重视,将卡恩拉下了台。
  普京此前表示,他曾收到一份由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FSB)提供的报告。报告显示,卡恩被捕系美国中情局特工所为,因卡恩掌握了美巨额黄金“丢失”的证据。
  根据FSB的报告,从5月初开始,卡恩就非常焦虑,因为他发现美国开始有意拖延要交付给IMF的191.3吨黄金。这些黄金按照原本的商定,将用于SDR的储备资金。
  报告中透露,美国中央情报局有人向卡恩提供了美国已没有黄金的消息。就在卡恩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他立刻安排了飞离纽约前往巴黎的航班,而他没带手机是怕美国追踪。
  “当卡恩登上了法航飞机后,他犯了一个致命错误。”FSB的报告指出。卡恩在飞机上打了一个电话,让酒店把他扔在房间里的电话寄到他在法国的住宅,通过这个,美国方面掌握了他的行踪,随后在飞机上扣留了他。
  如此推测,这极有可能是美国中情局一手导演的好戏:先将黄金“消失”的消息透露给卡恩,让卡恩心急如焚地登上回国的飞机,然后再将其逮捕归案,并制造出卡恩“仓皇而逃”的假象。
  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份报告还显示,卡恩在被捕后联络了他最亲近的朋友、埃及顶级银行家奥马尔,希望他可以帮助自己索回美国中情局此前提供的证据。而74岁高龄的奥马尔竟然也同样在近日以“性侵犯”酒店服务员的名义被捕。
  一个卡恩倒下了,SDR的改革进程能否在拉加德手中得到延续也成为悬念。
  卡恩自己最怀疑的人 :普京
  就在普京“帮助”卡恩寻找幕后真凶时,卡恩本人却毫不领情地跳出来指出,真凶就是普京。
  法国《世界报》7月5日消息,卡恩日前称普京是自己性侵丑闻的“幕后黑手”。卡恩说,普京是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好朋友,把卡恩关入大牢,强迫他辞职是为了加强普京和萨科齐之间的友谊。(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关键字阅读卡恩性侵案普京

热点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