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双华离婚案影响山钢重组

2011-07-24 14:26:15 来源:看看新闻网

资料图片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于坐拥数百亿元财富的杜双华也不例外。
    7月19日凌晨,这位在媒体面前极其低调的钢铁富豪针对与其发妻宋雅红的离婚官司向媒体公开“万言书”,表达了其内心的“郁闷与愤懑”。
    作为富豪尤其是知名富豪,加上涉及数百亿元财产分割的“离婚案”,杜双华想绕开媒体及公众的关注很难。
突如其来的“婚变”
    2010年9月,尚处在“被重组”漩涡中的日钢集团董事长杜双华又被“突然”卷入“假离婚”的漩涡中。
    当时,宋雅红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提起与杜双华离婚的诉讼,但杜双华的律师出示了一份2001年河北省衡水市中院的离婚判决。
    “在突然发现自己10年前就已经‘被离婚’后,我彻底崩溃了。”宋雅红开始通过法律途径要求重新办理离婚手续。由于事关数百亿元财产分割,这一案件立即引起了诸多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
    按照杜双华的说法,“从1997年8月以后,我就与她失去了联系。”2001年2月,分居接近四年后,杜双华在衡水市中院起诉离婚,2001年 7月28日,离婚判决正式生效。
    “2001年衡水法院作出的离婚判决,存在诸多程序上的漏洞,但这并不意味着判决就可以推翻,除非证明判决书系伪造或法官存在徇私枉法行为。” 北京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律协婚姻与家庭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雷明光分析说,“当然,也可作个假设:如果法院最后查清事实,2001年的判决是无效的,那就‘好玩’了,就要面临财产分割、双方是否有重婚罪等诸多问题。”
    “我们对于法院重启再审是认可的,同时不否认2001年‘确有其案’。”宋雅红的代理律师陈旭强调道,“我们主张的是,这是一起严重的错案。同时,相关程序严重违法,比如公告送达,审判当日就决定公告送达,以及将送达主体写成了‘宋雅宏’。诸多纰漏,显然应予再审。我们也已提出,上述判决应撤销。”
杜双华详解离婚缘由
    “我可以承受任何压力,但我不能容忍别人利用亲情做文章,更不能容忍这一事件对我的老人、孩子造成压力。”杜双华在这封名为《亲情、法律、金钱的交织负累——我与前妻宋雅红绕不开的那些是非纠葛》的公开信中说。
    “在是否公开回应离婚案,杜双华纠结了很久,这次出来说话更多是因为忍无可忍。”日钢集团一位高管19日上午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去年9月离婚案件经媒体披露之后,杜双华和宋雅红的孩子多次曝光在媒体面前“现身说法”,这是让杜双华最难以忍受的事情。
    “令我始料不及的是,通过宋(雅红)等人的媒体造势,这场风波已经波及到了我年过八十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孩子。宋公然将他们的照片资料公布于众,导致老人不堪承受周围的街谈巷议,孩子则每天都要面对来自老师、同学、朋友的询问关心,听他们对这件事说三道四,对自己的父母评点指责。这些都严重干扰了我亲人的精神和生活。”杜双华在公开信中如是说。
    对于两人的婚姻生活,杜双华在公开信中做了如下描述。
    杜双华1984年参加工作,1988年1月与同单位的宋雅红结婚。同年8月,双方长子杜秋龙出生。两年后杜双华下海创业,1993年他回到老家河北衡水创办京华焊管厂。此后双方分居,也由此生隙。

 

    “1993年到1995年期间,焊管厂的效益一直不好,我把手中的积蓄除留出家用以外全部都借给厂里,并且还办理了大笔贷款。这更引起了宋的反对,多次说我去衡水的决定是错误的,要求我从衡水焊管厂撤出来,回北京安生过日子。当时厂里正是上升爬坡阶段,我经营压力非常大,而作为妻子她又不理解,我做丈夫的也是年轻气盛不够体谅,总认为她处处扯后腿。这样天长日久,互相的怨气与日俱增,夫妻感情渐趋淡薄。”
    “此后因为猜忌,双方多次发生争吵。”杜双华说,2001年2月,分居接近四年后,杜双华在衡水市中院起诉离婚,2001年7月28日,离婚判决正式生效。
    “在这场家事官司中,无论结果如何,我、宋雅红、两个孩子都会留下或精神或亲情或财富上的深深伤痕,我们这些人里面不会有真正的赢家,谁都会受到伤害,这本身就是一幕家庭悲剧。”杜双华公开信流露出的伤感得到了诸多网友的支持。
“一切都是钱闹的”
    “我现在看,跟宋雅红走到这一步,一切都是钱闹的,自打有钱我们就开始别扭,从小闹到大闹到现在全国看笑话。”杜双华在公开信中说。
    最让杜双华感到难以接受的是“(宋雅红)提出了把我公司50%的股权写在她名下的要求,名义上是给儿子要的,但在两个儿子不具备经营管理能力之前,该部分股权由她来实际代持掌控”。
    此前,“宋雅红给我开出的条件是,我给她在京冀郊区买座农场,在北京市区买一栋价值1亿元的写字楼,以让她下半生有稳定租赁收益保证不吃苦受穷,并由我来承接她一笔800万的业务坏账尾款和400多万元的产品积压库存。”杜双华说自己对这一条件“全部应允”。
    其后,宋雅红“又提出要求再增加五亿现金,我也再次应允”。
    “在我的眼里,钱多钱少总是个死数,但亲情的价值、儿子的前途和事业的承继这些是无法用金钱来比对的。所以我没有讨价还价满口答应了她的要求。”杜双华在公开信中说。
    但在股权问题上,杜双华没有丝毫让步。杜双华认为“被离婚”事件的背后是利益相关人利益格局的角逐。
    “听说你们的内部人士对外炫耀,你们与宋雅红签的是风险代理合同,四六比例分成,即官司打赢你可以自宋雅红那里拿走从我处切割财产的40%。” 杜双华曾在万言书中剑指陈旭。按照杜双华目前拥有的财富测算,若官司“赢了”,陈旭应当有70亿元的“分成”。
    实际上正是利益的角逐令原本简单的夫妻婚变变得扑朔迷离。
    “这可能么?!我们之间的代理没有分成的说法。”陈旭在21日的发布会上说,但他以律师费如同商业合同一样为由,表示代理合同不便公开。
    “在调查举证过程中已经发现杜双华开始转移资产,因此,我们向法院方面提出资产保全申请。”陈旭在接受记者公开采访时说道,对于杜双华目前到底有多少财产,他们之前就已经开始一桩桩进行查证。
可能是重组日钢的机会
    对业内来讲,更关注的是杜双华“离婚案”对山东钢铁与日钢集团重组谈判的影响。
    山东钢铁与日照钢铁的重组谈判虽然现在还无实质性进展,甚至陷入了“中止状态”,但越是如此,越是关键时期。一场引起舆论广泛瞩目的重组案到了考验双方智慧的最重要时期。
    “如果双方离婚成立,最终结果可能是日钢资产仍由杜双华来实际控制管理,因为其妻子并没有这个管理能力。即便是日钢股权结构会分散,最终预计对公司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在兰格钢铁研究员徐力看来,山钢自身的整合即将到位,对外整合也已经逐步开始,下一步的主要精力应该是在对外收购工作上。如果杜双华的妻子离婚后,能分得一部分股权的话,等于杜双华减少了谈判筹码,这也将有利于山钢收购日钢。
    “国内很多企业都可以做大,但像日钢一样能做强的企业并不多。如果失去日钢,那么我们也将失去一个能做大做强的民营钢铁企业,这对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事。”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赫荣亮认为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讲,这并不一定是个好事。
    “杜双华离婚案或许会让日钢由一个老板变为两个老板,这可能会加速山钢重组日钢的进程。”赫荣亮说道,“但是,估计杜双华会用其他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因此,这个事情未来究竟会怎么发展,还要静观其变。”

(来源:新浪网)

关键字阅读杜双华离婚山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