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器官捐献之囧

2011-07-04 15:48:34 来源:看看新闻网

  由于我国的器官捐献尚无完备的法律和制度保障,因此我国真正意义上的器官捐献基本上处于空白状态 

  北京市朝阳医院泌尿科副主任医师王伟的面前放着厚厚一沓等待肾移植手术患者的资料。

  “患者在累计增加,等待手术的人近400名。但肾源却越来越少,尤其是近两年。”王伟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据统计,我国目前需要器官移植的人数在150万左右,能做上手术的人只有约1万人,比例是150:1。

  近日,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有望年内实现申领驾照时进行器官捐献意愿登记。

  中国红十总会赈灾救护部部长王平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专访时表示,由于我国的器官捐献尚无完备的法律和制度保障,因此我国真正意义上的器官捐献基本 上处于空白状态。去年在全国11个省市开始试点的器官捐献工作正是致力于填补这种空白,并且已在捐献人数和体制建设上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至于申领驾照时进行器官捐献意愿登记,王平对记者说:“此项举措尚需和交通部门和公安部门协调,也有可能需要通过听证。”

  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年内有望完成修改


  王伟说,一位53岁的王姓患者,一直等肾源等了三四年,靠透析维持着生命。在医院终于找到合适的配型之后,致电家属,却得知他已经离开了。

  一位26岁的患者,家境贫寒却学习成绩优异,大学毕业之后不久发现得了尿毒症。患者的父亲不在了,母亲为其前途担忧,强烈希望将自己的肾脏捐献给儿 子。但配型的结果令人失望。

  患者的母亲隔些日子就会给王伟打电话问问。“有一天,就在这个办公室,她给我跪下了。”

  王伟完全理解这位母亲的绝望,但他无能为力,只有等,无限期地等。

  许多患者在等待中离世。

  器官移植分为两种:活体器官移植和尸体器官移植。

  器官移植涉及复杂法律关系和道德伦理关系,但我国目前可以依据的只有一部2007年颁布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

  条例规定了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 员。

  如果亲属中没有合适的配型,那么只能等待公民死后捐献。而由于我国在这方面的制度空白,捐献工作无法展开。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表示:大多数器官 是在死囚被处决后从他们身上摘取的。

  由于供体的多种局限性,导致供需之间的严重失衡。供需失衡产生的另外一个结果是黑市器官买卖猖獗。一个脏器甚至要价几十万元。

  黑市的猖獗同样与立法的缺陷有关。器官买卖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一直没有得到明确。北京就曾出现过以“非法经营罪”定罪的判例,判处了少量的罚金。

  王平表示:“这样的惩罚导致此种犯罪成本与高收益之间的巨大反差,起不到足够的震慑作用。”

  王平透露,卫生部正协调国务院相关部门对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进行修改,并期望年内能够完成,以期更具体和更具操作性。但王平同时表示:“移植与捐献是完 全不同的两个环节,理想状态应是分别立法。”

  “法律严密了,我们的顾虑就会少。”一位移植医生对记者说。

  器官捐献必须秉持“无偿性”


  黄洁夫副部长关于领驾照签捐献意愿书的倡导被报道之后,迅速引来广泛的讨论。

  即将要申领驾照的王先生表示:“我愿意填写这样的意愿书,但遭到家属的反对。”他认为,中国传统的意识会影响捐献的积极性。媒体曾在公民中做过调查, 得出同样结论。

  已是老司机的刘先生对只针对开车的人增加这样一个程序感到不解:“这应该是全社会的事,每个人及其家人都有可能患病,为什么只针对司机。即将要上路的 司机因感到‘晦气’而拒签也符合常理。”

  王平解释说,这是目前国际上公认并且正在积极推行的提高器官捐献率的一种有效做法,很多国家驾照的背面即有捐献意愿信息。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交通事故具 有突发性,身故的人又大多是身体健康者,这样的器官捐献最具现实性。我国平均每年有10万人死于车祸,如果这些器官不是被火化烧掉而是捐献出来,那将能挽 救多少生命啊。

  而作为普通公众来说,很多人即使签了这份志愿书表示愿意捐献,由于种种原因,当其某一天真正离开这个世界时也可能难以实现其捐献意愿。但器官利用率最 高的当属交通事故意外身亡或者突发的心脑血管疾病意外死亡。

  “要领驾照的人签订这样的志愿书完全出于医学的科学性,每个人都有可能遭遇不测,而驾驶车辆是一种高风险的行为,签订捐献志愿书就如同我们投保意外伤 害险一样,不一定签了出事的几率就会加大,签了就是不吉利。”王平说。

  从去年开始的器官捐献试点工作也曾被媒体指责为捐献数量有限,成果寥寥。但王平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此项工作的重点是摸索体系和制度, 对试点省市没有捐献数量的要求。如果体系没有做好,捐献过程中保障不到位或者发生纠纷,将会严重地挫伤公众及潜在捐献者的积极性,不利于这项工作的推动和 开展。”

  王平介绍,目前器官捐献的唯一途径在中国红十字总会,医院只是手术方。但红十字总会目前接受捐献的范围还仅限于试点中的11个省市,何时推广到全国应 该是在捐献体系相对完善之后进行。

  “今年10月份我们将召开试点工作总结会,对体系中需要的各种制度进行总结。在这些没有做好之前,谈百万人捐献率是没有意义的。”

  试点期间,借鉴西方的先进经验,红十字总会也在研究和制度相关的协调员制度。目前,试点省市的协调员分为两部分:志愿者和医院的医生、护士。

  “器官捐献需要全民覆盖、全民参与,实际的工作中也体会到,如果个人生前曾表示愿意捐献的,家属也更容易接受一些。”王平觉得,中国从领驾照的人开始 普及这种意识是一种很好的做法。

  北京市朝阳医院4月份曾对1096人进行了一次“器官捐献调查问卷”,结果显示,89%的受访者表示赞成尸体器官捐献。当被问及自己将来是否也愿意捐 赠时,赞成者中的73.1%表示愿意。

  王平并不担心中国人的“爱心”。他认为,随着法律、制度的完善和器官捐献意识被广泛的宣传,中国的捐献率肯定会上去的。


  “现在有一种观点觉得应给予捐献者合理的补偿,但我们坚持认为器官捐献必须秉持‘无偿性’,这是捐献伦理的一部分。捐献器官本身是一种高尚的行为,一 旦强化了捐献的经济利益,那就很难和买卖分开了。我们在试点中也曾碰到过一位志愿者,他说如果是有补偿的,他就不捐了。他认为这是对他无私捐献行为的玷 污。这种无偿捐献意愿的增长也会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捐献者越多说明社会越文明。当然,就如同当初的义务献血工作一样,前期给予适当的激励和救助制度 有利于工作的展开和意识的推广,但你看现在,很多人觉得义务献血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器官捐献的工作可能也会经历这样的一种过程,所以我们也在研究器官捐献 的激励制度和救助制度。”王平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来源:中国器官移植网)

关键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