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破产重整方案难产

2011-06-27 21:05:02 来源:看看新闻网

  6月27日消息,由于最新招商结果不顺,太子奶重整方案仍是一片空白。新浪财经多方消息源证实,太子奶破产重整方案难产几成定局,8月17日或将迎来“死期”。   
  6月26日,太子奶破产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建宏曾在电话里告知,“两周后,我们会公布太子奶的招商情况,到时候重整方案也将出来!”早在2月19日,他就说“3月份重组结果必须下来”,但截至目前,太子奶的重整方案仍未出台。
  太子奶破产重整方案的最终结果,也将与其创始人李途纯的命运息息相关。李途纯代理律师王清辉说,“至少要等到太子奶破产重整一事定了,李的案子才会有结果。”而这意味着,从去年7月20日正式被批捕的李途纯,在经历了多次延长羁押期后,在8月17日后,他的前途也将最终尘埃落定。
  在1月18日举行的太子奶重整项目推荐会上,有来自湖南、北京、山东等地的11家战略投资者前往参加,但最终有意向的却只剩下两家投资机构和一家奶业公司。6月1日,太子奶破产管理人举行了第二轮招商竞标会。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代理律师王清辉说,“虽然我不知道第二轮招商的情况,但至少表明上一轮招商的失败。”
  与此同时,6月2日,株洲市检察院已将株洲市公安局递交的李途纯涉嫌非法集资《起诉意见书》退回,要求补充侦查。
  “如果7月份递交的《起诉意见书》再被驳回,还可以再补充侦查一次,再加上检察院的审查时间,大概8月份左右就要做出起诉与否的决定。”王清辉说,这也将对太子奶的破产重整产生一定影响。王清辉同时强调,太子奶破产重整一事确定,李的案子才会有结果。
  目前,太子奶的破产管理人依然在为破产重整做着最后的努力,但太子奶的“死期”也恐不远。

 

  神秘招商
  6月1日,太子奶公司破产重整项目第二轮招商在株洲如期举行。到6月25日,太子奶破产管理人仍未对外公布招商情况,其相关人士更是对此事讳莫如深。
  5月19日,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发布的《太子奶株洲三公司破产重整项目第二轮招商公告》显示,此次招商涉及的资产是: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湖南太子奶集团供销有限公司的资产。
  上述三公司资产主要包括:土地约53万平方米、房屋约23.7万平方米、机器设备3338台(套)、商标422个、专利27项。
  同时招商公告规定,参与竞标须缴纳保证金人民币5000万元,须在2011年5月31日24:00前支付至管理人指定账户。6月25日,太子奶重整项目联系人李志坚称,“到底有没有人缴纳保证金,这个不好说。”德宏律师事务所陈建宏却肯定地说,“当然有人来交保证金啊,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具体企业名称,两周后会公布。”
  关于正在“委托经营”太子奶的高科奶业是否参与了此次竞标,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说,“这个问题你要问管理人,高科奶业现在经营正常。”李志坚则表示不方便透露,陈建宏直接说,“它要参与竞标,它要能拿出钱来啊!”言下之意,高科奶业并未参与此次竞标。
  不光外界对此次招商知之甚少,就连一手创立太子奶的李途纯一方也毫不知情,李途纯代理律师王清辉6月25日在接受采访时说,“关于这次招商,我什么也不知道,但至少可以说明第一次招商的失败。”
  部分债权人更是对此次招商程序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来自重庆的债权人冯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太子奶公司破产资产二次招商我们没有得到管理人的任何知会,也没有通过债权人大会审议表决此事,他们这是在‘先斩后奏’。”
  他认为,破产管理人的行为已经损害中小债权人利益,他已经和其他几位债权人协商好,准备联合债权人共同提起诉讼,起诉管理人不称职。
  对此,李志坚回应说,此次招商的程序合法,《破产法》中并未规定此事必须经过债权人大会审议表决,并且此次招商项目已经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意。

 

  转让之谜
  在太子奶神秘招商的同时,太子奶最具价值的两大商标“太子”和“日出”被转让的程序依然在进行中。
  2010年9月30日,太子奶价值20亿的两大驰名商标“太子”和“日出”被申请转让给高科奶业。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10年7月23日,德恒律师事务所就已经被株洲市法院指定为太子奶破产管理人,一切事务均由管理人负责处置。而商标转让发生在两个多月后的9月30日,作为管理人的德恒律师事务所为何不知情?
  “肯定不是公章在我们手中时发生的转让!”李志坚表示,德恒律师事务所接管太子奶时,也和高科奶业索要过太子奶的公章,但太子奶公司的相关公章已经遗失,管理人于去年8月初在《湖南日报》登过遗失公告,并重新补办了相关手续。
  “去年10月份,我们已经得知此事,并且向商标工商总局发了停止转让的申请函。”李志坚称。但对于商标转让是否已经停止,6月25日,李志坚却犹犹豫豫地说,“应该已经停止了。”
  王清辉却表示,6月18日,她去工商总局查看太子奶商标的档案资料,并未在其中发现管理人提交的停止商标转让的异议函。
  6月25日,国家工商总局查阅的信息显示,太子奶的两大商标依然在“转让待审”中。

 

  时日不多
  “太子奶早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了,《破产法》规定的公布破产重整方案的期限早都过了!”王清辉说。
  2010年7月23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湖南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依法指定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为破产管理人,并于8月3日公告。一个多月后的9月19日,法院又受理了湖南太子奶集团供销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案,德恒律师事务同样成为其破产管理人。
  《破产法》规定:“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应当自人民法院裁定债务人重整之日起六个月内,同时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前款规定的期限届满,经债务人或者管理人请求,有正当理由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延期三个月。债务人或者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计划草案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宣告债务人破产。”
  “从去年7月23日算起,到今年4月22日,9个月的期限就已经满了!即使从去年9月19日算起,到今年6月18日也够了,到6月18日就该进入破产清算了!”王清辉说。
  但李志坚却表示,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11月17日才裁定以上三家公司合并重整,提交重整方案的起始时间应该从去年11月17日算起。“所以我们没有超期,在8月17日前拿出方案就行!”
  这也与李途纯案尘埃落定的日期不谋而合。“7月初,公安局会再次向检察院递交一次《起诉意见书》,如果再次被退回,还有一次为期一个月的补充侦查期,最终定案也得等到8月多了。”王清辉说。
  而如果截至8月17日,太子奶重整方案仍未出台,太子奶的“死期”将真正来临,直接进入破产清算。“高科奶业无偿经营、自负盈亏了这么久,设备不断在折旧、贬值,品牌价值也不断在降低,一旦清算拍卖,债权人的利益根本无法保障!”王清辉说。
  对于为何要将高科奶业“租赁经营”太子奶转为“委托经营,自负盈亏”,陈建宏反问道:“你能给我推荐一个比高科奶业更好的企业吗?”一位德恒律师事务所内部人士透露,“对于一个已经经营困难的企业,我们委托别人经营,还让别人上缴利润或费用,这现实吗?其实,我们是从债权人的利益出发去委托经营的。”
  但王清辉却表示,方正集团等一些战略投资者都愿意支付一定费用接管,为什么不赚这个钱,而要让高科奶业无偿经营呢?李志坚则说,“正如陈建宏律师去年说的,在委托经营的这个事情上,高科奶业可以说是活雷锋!”
  王清辉提供的资料却显示,截至2010年3月31日,高科奶业新增亏损686万元,共计亏损1157万元,李途纯则估计高科奶业亏损达3亿元。“这使得太子奶的品牌价值等无形资产不断缩水,要是一开始就拍卖,能够卖得价格会更高,债权人也将得到更高的赔付率。”王清辉说。
(来源:新浪)

 

关键字阅读太子奶破产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