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手记:亲历大片

2011-06-20 16:43:28 来源:看看新闻网

    春节放假以前,当我用布袋子拎回家一兜死沉死沉的书,我就知道,接下来的半年是不太好过的。整个春节期间,我都和1919-1921年的各色人等各种事情在搏斗,努力的把他们都装进脑子里,化在笔触下。说实话,我高中的弱项就是历史,这下可好了,把以前落下的全补回来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年挨过了高考,没想到在这儿等着呢。

    熬过了恶补知识这一关,接下来是写稿。在无数个长达8小时的会议中,项目组的一干人等被关在四楼或五楼的会议室中,不断的推敲,不断的讨论,几乎是逐字逐句的确定每一集的内容。稿子从几千字到几万字再到几千字,内容从无到有到最终筛选确定,这个过程前所未有的漫长。透过会议室的玻璃窗,朝阳骄阳夕阳渐次划过,最后是华灯初上。

    而我,在反复的修改稿子同时,还肩负着境外拍摄的任务。两眼一摸黑,所有的专家都要自己联系确定,所有的拍摄内容拍摄场地也都要自己根据内容选定。法国相对容易,因为相关的专家比较集中,而且还有当地的联络员帮忙,而荷兰根本摸不着门,查资料找到的几个荷兰专家被北京的一个研究者全部否定,据说根本不会接受采访。我傻了,那么我们去还有什么意义呢?果然,发过去的邮件都是石沉大海。那段时间,是压力最大最绝望的一阵子,失眠,焦躁,差点放弃。

    没想到,运气还真是帮忙,我的实习生的姐姐居然在荷兰读书,而且就在我们要去的阿姆斯特丹附近。抱着这最后的一线希望,让她直接跑到我们的重点拍摄地——荷兰皇家历史研究所去找我们需要的专家,居然被她找到了,而且还十分愿意接受采访。狂喜!在接下来的近一个月时间里,我没日没夜的收发邮件,法国的、荷兰的、国际编辑的、实习生姐姐的、法国联络员的,所有的信息在我这里汇总,再从我这里发出去。眼看着一个个采访和拍摄顺利敲定,那种成就感真是无以伦比。现在回头想,半个月的境外拍摄能够顺利完成,多亏了前期的周密计划。

 

    半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几个月的努力,最后浓缩在150分钟。俗话说“孩子是自己的好”,这类的片子逢5逢10都会做,我不敢说我们的片子最好,但是至少对得起半年的辛苦。其实,这也就够了。

清晨05点31分拍摄上海日出

采访荷兰专家

 

荷兰外景拍摄

    而国内的拍摄更是紧锣密鼓。外出单上经常出现这样的时间:凌晨3点、半夜12点、早上5点……用首席的话说,这叫“起早贪黑”。还别说,“起早贪黑”真的成效卓著,我们拍出了很多人未曾见过的玫红色上海,我们拍出了很多人未曾见过的上海天际线,我们拍出了前所未有的雾中江景,我们拍出了金灿灿的上海街道……而这些,都是靠几个摄像牺牲了无数的睡眠时间换回来的。当幻维的一堆人凑在我们的监视器前感叹镜头漂亮时,我真是由衷的自豪啊。

(来源:电视新闻中心评论部项目组编导 张艳艳)

关键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