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手记:艰辛的付出 美好的回忆

2011-06-20 16:59:10 来源:看看新闻网

    2010年年末,领受项目组新任务——拍摄建党90周年专题片。环顾项目组成员,除施喆、吴钧和刘晓清外,剩下的是四个80后女性编导,占了项目组半壁江山,这个郑重的党史题材就这样不偏不倚地砸将下来,如何是好?
    懵懵懂懂的开始跟着吴首席(吴钧)开列的书单读书;开始通读《共产党宣言》;开始把来出席中共一大的13个中国人和俩老外的面孔辨识记住;开始知道一个政党的诞生是背负着怎样的使命、责任;开始真正明白何谓历史的选择.
    当我开始明白这一切的时候,赫然发现,《1921:点亮中国》已经完成了审片流程,转眼曾经深觉痛苦的过程今天都成了值得回忆的工作手记了。

在真金白银的克里姆林宫安德烈大厅拍摄

    在我的工作经历里,从来没有一部片子的重装拍摄量超过这一部,从轨道、摇臂,到16米电力车、小飞机,从北京到上海,以及车墩影视基地,在技术手段上无所不用其极,对于一直迷恋重装拍摄的我而言,这次彻底把我从一重装爱好者刷新升级了。

 

大厅太大也不好拍啊

打灯造影

    技术是为什么服务?画面如何处理才能提升节目品质?究竟我们是要表意?叙事?抒情?或是来段大气磅礴的宣告?阴晴雨雪、晨昏交替;画面运动的节奏、顺序;起落幅交代的中心;拍摄角度的选择……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同一件事情——表达内容。

 

红场外景开拍前的讨论

取景

    知道崩溃的感受吗?5月对我而言就是“崩溃”二字。同一时间挤压到我身上的任务包括:文稿的修改、专家采访、俄罗斯拍摄的前期跟进、上海重装拍摄的现场、初编和上非线。

 

师徒一行取经路上

    按小时来分隔自己的24小时,凌晨四点从单位沙发上苏醒过来,去机房剪辑;清晨6点跟摄像去拍电力车晨景;中午12点回到电视台,继续初编剪辑;下午2 点,此时是莫斯科当地时间上午10点,去收发邮件沟通5月底的拍摄细节以及合同拟定;下午6点,继续外出拍摄,拿着没有电的对讲机,朝着距离自己头顶16 米的摄像老师嘶吼“落幅带足右边的高楼”;晚上10点,精疲力竭地回到对编机前,2小时后,昏睡过去。
    凌晨4点,又一天开始……
    今天,对这段经历,我只能说:太刺激了……
    知道自己今年要去俄罗斯是2月份的事情,知道自己此行真的能去俄罗斯是5月中的事情,知道自己能去俄罗斯拍些什么是直到5月21日出发前才确认的事情。

 

顺利完成拍摄噢也~

        我们是一支走进克里姆林宫安德烈大厅拍摄的中国摄制组,在此前,我印象中干了这事儿的中国人应该就是《建党伟业》这部大电影了,安德烈大厅并不向公众开放,它是俄罗斯重大国事活动的场所,在俄罗斯的象征意味类似中国的人民大会堂,但是在90多年前,这里是共产国际大会的举办地,这里是列宁在呼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地方。90年后,站在安德烈大厅里,感受汹涌而来,这个列宁时代的朴素大厅在今天被复原成沙皇时期金碧辉煌的大厅,但是在这座大厅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决定对当时的中国共产党意味着什么?看完我们的《1921:点亮中国》你就会有答案。
    在此感谢各位同事、领导,你们的帮助让我这半年真心体会到:没有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来源:电视新闻中心评论部项目组编导 陈天婷)


 

关键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