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渴望再捧温网奖杯

2011-06-17 18:19:48 来源:看看新闻网

费德勒6次捧起温网奖杯

  他职业生涯已打了959场比赛,连续46次出战大满贯赛事并收获16座冠军奖杯,总奖金额也高达6000万美元。他是别人的丈夫、一对22个月的双胞胎女儿的父亲,费德勒总是要带着他的家庭克服飞行时差,从墨尔本飞向巴黎,再到伦敦和纽约,并在其他地方之间往返。这就是费德勒的网球生活。今年8月他将年满30岁,这个年纪在竞争激烈的现代网坛属于迟暮之年。

  第125届温网锦标赛将于下周开始,然而Mr。费德勒依旧精神饱满、健康、自信。他明显处于一个状态回升的阶段,因其在法网期间的惊艳表现--终结24岁的德约科维奇43连胜的战绩,并将25岁的史上最佳红土选手纳达尔逼入四盘大战。“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不错,我仍然感到非常年轻。”

  德约科维奇在本赛季总计七次击败费德勒和纳达尔,被抢去风头的罗杰也由此淡出大满贯赛事的热门话题。他最近一次在大满贯夺冠还是2010年澳网。但是就在本月早些时候的法网,费德勒的表现可以说是时光倒流重返以前,或者你也可以说他并没有像人们所预想的那样廉颇老矣。

 

  然而本届温网他将陷入一场苦战。因为纳达尔自2007年决赛以来还未在温网输过;在巴黎尝到本赛季首场败战的德约科维奇也希望状态反弹。他们身后还有24岁的安迪-穆雷,本周刚刚在伦敦夺得女王杯草地赛冠军的他也是一大威胁。对于费德勒来说,除了温网的草地,还没有哪片场地能更好地展示出他的攻击性打法,况且过去他在全英俱乐部赢下了六座冠军奖杯,只比桑普拉斯少一个。费德勒称温布尔登是体育中的“圣杯”(Holy Grail)和他每年的首要目标。他称儿时最美好的网球回忆就是观看埃德伯格和贝克尔在1988-1990年连续三年的温网决赛。“在温布尔登训练,成为温网的一员,看着爬满常青藤的古墙上点缀着的紫色和绿色,这就是能温网带给我的触动。”费德勒称“这是网坛最神圣的地方。”

  人人都知道费德勒的成就、优雅和永无止境的技战术:精准的发球、闪电般的正手、灵巧的触感和无懈可击的步法。费德勒的故事中最显著的部分就是他拥有避开身体和情感疲劳并保持网球动力的非凡能力。网坛充斥着太多伟大选手遭受伤病折磨或是精力耗尽的故事。博格出战最后一个大满贯时还只有25岁,麦肯罗在25岁后一个大满贯冠军也没拿过。今年纳达尔在法网度过了他的25岁生日,前几轮他打得颇为挣扎,他自感“打了100年巡回赛”一样。自1968年公开赛时代以来,能在职业生涯晚期还获得成功的选手很罕见。只有10名30岁或以上的球员赢得过大满贯冠军,最近一次是阿加西在2003年澳网以32岁的高龄夺冠。

  从理论上而言,费德勒的职业生涯可谓是燃烧殆尽。然而回顾其征战生涯,除了2005年脚踝受伤、2008年单核细胞增多症和近几年的背伤,他很少遭受到重大疾病的打击。费德勒生涯只有过一次退赛经历,还是他16岁在比利时打青少年比赛的时候。他对伤病的免疫力堪称空前。“如果我不是亲眼所见,我会说简直难以相信。”阿加西对费德勒的身体状况也表示惊叹:“但是我见他已经这么健康的保持很长一段时间了。”

 

  费德勒将他良好的恢复能力归功于对旅游的热衷,而他的妻子米尔卡也和他分享这段经历。然而很多选手却将旅游、在酒店和球场之间的穿梭视为一种折磨,但是费德勒却喜欢适应当地的文化。去年在上海比赛期间,他还学习说普通话,并在世博会逛了一天。“巡回赛不应被认为是烦人的。”

  费德勒称即便是下个月满2岁生日的双胞胎女儿夏琳和米拉也没有令他减少取胜和训练的欲望。当他和全家乘坐私人飞机外出旅行的时候,他的父母和保姆会帮忙照顾孩子。

  和全家一起旅行还有一个好处:和其他职业选手不同,费德勒并不迷信。“不必每天都过一样的生活,不必每天都用同一个淋浴喷头、去同一家餐厅吃饭、在同一个时间睡觉。我的时间通常都很随意,我不管自己会是在早上9点还是晚上10点训练。”

  费德勒已及时开始反击之战--不仅仅是成为最佳,而且是将最佳的时间保持到无人能及的最长。他回忆起了当他站在世界之巅时,和他的长期体能教练皮埃尔·帕格尼尼的一次对话。“我曾面临命运之抉择:'一年赢得两个大满贯、一个总决赛、世界第一,这些是否能让我开心你?这些够吗,还是我渴望更多?'”他说,“我记得和皮埃尔曾有一次深入的探讨,我们一直说,'如果我真的达到No.1,我不会过度参赛。'因为我努力保持长远的眼光。我不会在短期内追逐所有可能的成就。”

  费德勒每年和帕格尼尼都会安排至少3次2-4周的封闭训练(通常分别在12月、2月和7月,以及秋季的某个时候)。帕格尼尼说,每次训练都有四项内容:休整,指放慢步调慢慢开始训练;力量和耐力训练,不局限于网球;网球专项训练,如不用网球和球拍的步法训练;以及网球训练。很多这样的封闭训练都在迪拜的高温下进行,虽然在当了父亲后费德勒在那里的训练已大幅削减。此外,他每天都会动动筋骨。在过去两年中,费德勒更多的将重点放在腹部肌肉的训练,以缓解长期困扰他的背伤,后者已经让他缺席了好几次封闭训练(他在去年温网1/4决赛落败后曾提到这个伤势)。“坚持了一年半之后,终于收到了成效,”他说,“如果我的背将在余下的职业生涯中保持现状,我就很高兴了。

  53岁的帕格尼尼在费德勒获得瑞士网协14岁天才奖时就认识了他。帕格尼尼当时是青少年计划的体能教练,他形容当时的费德勒是创造性与纪律性的稀有组合:“通常,艺术家不太有条理性,而缺少艺术气质努力工作的人才能有条不紊。而他却能同时做到这两点,他是自己天赋的主宰者,因此才能成为伟大的冠军。” 帕格尼尼说,有两点要素决定了费德勒职业生涯的持久性。首先,他依然像青少年时期一样对训练保持热情,“有时候我会想,该死,他都已经是第2756次做这个训练了,但依然保持了第一次一样的水准。”帕格尼尼说。

  同时,费德勒还对自己的健康有不可思议的感觉。“他有本事说,这一点今天伤不到我,但明天会伤到我。”帕格尼尼说,“而他这么说并不是为了少训练。他知道最重要的是健康,而对健康最重要的是沟通。”帕格尼尼引用费德勒上周退出德国哈雷草地赛事时说的话作为例证。费德勒说他很失望退出了这项赛事:“虽然只是一些小伤,但是冒险参赛然后直接去温布尔顿可能将导致更危险的后果。”

  帕格尼尼仅仅是费德勒团队中的一员;费德勒最好的朋友、担任瑞士戴维斯杯队长的瑟维林-卢瑟多年来扮演着费德勒教练的角色;斯蒂芬尼-维维尔是前巡回赛理疗师,自2009年秋天以来成为费德勒的私人理疗师,帮他处理各种酸痛和疼痛等毛病;保罗-安纳孔是桑普拉斯的前教练,现在则成为费德勒团队中最新的一员。他从去年夏天开始帮助费德勒调整战术,让他像职业生涯早期一样增加了截击次数。

  安纳孔清楚在网球这项个人运动中经验对一名冠军选手来说有多重要。尽管桑普拉斯赢得过14个大满贯单打桂冠,但他承受的压力没有费德勒大,因为他在红土上夺冠的机会并不大。但是当费德勒在2003年赢下第一座温网冠军以来,人们就期待他赢下在各场地上所参加的每一项比赛。“皮特的身体并没有疲劳,他只是在职业生涯末期感到心理劳累而已。”安纳孔比较他的两位弟子,同时也是史上最出色的两位网球选手:“而罗杰仍然像23岁的选手那样充满了精力,他一直都很乐观。”

关键字阅读温网费德勒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