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法师的双城记

2010-10-29 08:12:24 来源:看看新闻网

沪杭高铁终于开通了,时速350公里的记录令世人为之瞩目。无疑它的竣工让沪杭双城的空间距离不断缩小,让沪杭异地恋显得靠谱――高铁时代的直接受益者,不仅包括毕业之后在两地打拼的大学恋人,在网上结缘的异地恋人,也包括因工作分居两地的“周末夫妻”。

 

         

 

          民国时期的杭州城站

 

         

         

 

 

杭城的闸口,在风雨中迎送了百年历史的铁路站牌,斑驳古道上铺着久久不愿褪色的双轨。这些里程碑式的建筑,见证的是营运了百年的经济轨迹,承载的是沪杭双城三代人的情感,连接的是长三角内部联系最紧密的两座城。浙江人徐志摩曾写下日后脍炙人口的诗作《沪杭车中》,在诗里,他这般写:“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往事の分界线==============================

 

 

 

 

 

 

 

徐志摩的沪杭铁路情结

 

 

  1923年10月23日,徐志摩同胡适游览了西湖等处风景后,一起乘沪杭列车到上海,在车上,他写成了日后闻名的诗作《沪杭车中》。

 

  对于徐志摩而言,沪杭铁路是再熟悉不过了,他曾盛情邀请泰戈尔去海宁家中做客,乘坐的就是沪杭线。在泰戈尔从杭州回上海的途中,徐志摩扶着泰戈尔走出了火车,到了站台上,与闻讯赶来的人们见了几分钟。

 

  当时的上海《申报》曾有报道:“是日该镇男女,莫不整队往站,以瞻风采,而表欢送,当车临站之时,观者如堵,各校学生数百人,齐奏歌乐,群向行礼,颇极一时之盛。”

 

  1934年,梁思成、林徽因从浙江宣平调查元代古庙后返回北平,火车在海宁硖石曾有几分钟的停靠,那一天,正是徐志摩的忌日。

 

   一年后,林徽因写下了《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去年今日我意外的由浙南路过你的家乡,在昏沉的夜色里我独立火车门外,凝望着那幽黯的站台,默默的回忆 许多不相连续的过往残片,直到生和死间居然幻成一片模糊,人生和火车似的蜿蜒一串疑问在苍茫间奔驰。我想起你的:火车擒住轨,在黑夜里奔,过山,过水, 过……”

 

  那一日,徐志摩《火车擒住轨》浮上她的心头,“就在那时候我记得火车慢慢的由站台拖出一程一程的前进,我也随着酸怆的诗意,那‘车的呻吟’,‘过荒野,过池塘,……过噤口的村庄’。到了第二站──我的一半家乡。

 

 

双城记民国时代

 

 

 

 

郁达夫和王映霞

 

 

  1927年的倾城之恋

 

 

  他和她的第一次见面,是1927年初,在上海淮海路的尚贤坊。

 

  彼时,他32岁,已是使君有妇,文名在外,如日中天;她20岁,正是豆蔻韶华,明眸如水,美名倾城。

 

  初次见面,他即被她的美貌深深吸引,“我的心被她搅乱了,此事当竭力地进行,求得和她做一个永久的朋友。”

 

  几天后,他得知一个信息,说她就要离沪回杭去了。听了后,他信以为真,立即前往车站送行,想在车上和她相会一次。

 

  可是,他在车上等了两个多小时,车开了,还是没有见她的影子。他不甘心,竟乘车到杭州去找她。

 

  在杭州火车站,他一班车一班车地等候着。杭州下着雪,他在雪里立了两三个钟头,想哭,但又哭不出。天色阴森地晚了,雪尽是一片一片地飞上他的衣襟来。

 

  他的心情很懊丧,没有法子,只好买了一张车票,坐夜车回到了上海。返回上海后的当晚,躺在被窝里伤心地痛哭了一场。

 

  又过了几天,他从朋友处问得了她在杭州的住址——金刚寺巷七号,立刻便给她写了这样一封信:

 

  W女士:

 

  ……这半个月来的我的心境,荒芜得很,连夜的失眠,也不知是为了何事。你几时到上海来,千万请你先通知我,我一定到车站上接你……

 

  很快,他接到她的回信,得知她回杭州的确切日期并非是他去火车站的那天。于是,他又给她写了一封回信。

 

  在信中,他说:“接到了你的回信,我真快活极了。你能够应许我来杭州和你相见么?时间和地点,统由你决定,希望你马上能够写一封回信来通知我。”

 

  她接到信后,便有些着急了——他已有妻儿。理智告诉她,若再跟他相见,怕不是一件妥当的事情。经过好几天的反复思考后,她给他写了一封“责怪他”的回信,说他想到杭州来的动机是“不应该,不纯正的”。

 

  她满以为这样会使他断绝杂念,但他终究还是希望能够获得她的爱情,因而,他又给她写了一封长信。

 

  在信中,他明确表示了对她的爱心:“我很热烈的爱你,所以我可以丢生命,丢家庭,丢名誉,以及一切社会上的地位和金钱。”

 

  当晚,他便收到她的一封来信,信中再次明白表示拒绝他的追求。这使他几乎陷入绝望之中。

 

  尽管如此,在此后一段时间内,他和她依然紧密地通信,增进了互相间的一些了解。而他一再表示希望她能够答应他“一个相见的机会,3分钟也好,5分钟也好。”

 

  由于他的恳求,这一年的春天来临时,她来了上海见他,这使他感到,“无论如何,我总承认她是接受了我的爱了”。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陷入到极大的感情痛苦之中。他有妻儿,并不愿抛弃他们。不过,尽管这样,他对她简直已像着了魔一样,每天都跑去跟她相会谈心。

 

  三月的上海已有春意,他们从早晨九时谈到晚上。傍晚,两人跑上屋顶乐园漫步。那时,天上飘着浮云,凉风习习,吹着她的衣襟,她的神态显得更加可爱。他便禁不住抱着她,她也很乐意,两人沉醉于万家灯火的上海夜景之中。

 

  这次来沪,她一直住到四月才回杭。走的那天,他特地到车站送行,情不自禁地跟她拥抱吻别,别有一种愉快。

 

  彼时,国民党当局正在紧锣密鼓,策划着一个政治上的大阴谋,沪杭的政治气氛都呈现出反常情况。

 

  因而,她经常写信,甚至打电话关切着他的安危,而他也想往着去杭州看望她。这一年的4月12日,国民党发动了反革命政变,整个上海陷入血雨腥风之中。

 

  悲愤中的他,次日就搭船赴杭去看她,当天下午五点半后,船到杭州拱宸桥。若干年后,他即留下了这样的诗句: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这一年的九月,他将和她的恋爱过程,点滴记下来,编成书籍出版发行。上海滩轰动一时,书里不只把她呈露于世,更重要的是,是昭告天下:她是他的。

 

  第二年,他和她在上海宣布结婚。婚后,两人互相扶持,在那个动乱年代,他们小心守护着属于自己的情感。

 

  五年后,他们移家杭州,居住的地方叫“风雨茅庐”。在晚年的回忆录中,她这般说:我和他,都认为唯一符合我们生活上、经济上、愿望上的去处的,是坐六小时火车即能到达的杭州。

 

  他是郁达夫,她是王映霞,1927年的沪杭爱情故事属于他们。

 

 

========================  新世纪の梦 ==============================

 

 

前段时间派太春兄YY了一段苹果与索尼的结合,遗憾的是,不争气的SONY最后被确认搞出来一个山寨得不能再山寨的残次品:

 

 

 

 

 

http://www.engadget.com/2010/10/26/the-playstation-phone/

 

 

………………………………(无语中...)

 

 

虽然索尼官方还未正式确认,但已难掩众人的失望。所以,大家还是出门右转,来看看任天堂的3DS试玩全程直击吧:

 

 

3DS试玩体验报告

关键字阅读